为何无人来查处?对于水务局的上述解释

2020-05-02 23:47

令人担忧的是,因为距离大桥太近,这些聚集的黑砂场旁边停靠的载砂船舶已经把“下行”桥洞的河道完全堵塞,来往船只只能共用一个桥洞,危险大大增加,撞船撞桥事件时有发生。

“这两个砂场其实都没有许可手续。”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上述两个采砂砂场中,第一个是2002年就因为违法侵占滩地和无证开采而被政府下令依法清除后再度“死灰复燃”,另一个曾经在2006年哈尔滨政府清理整顿阿什河流域非法采砂行动中被列入清理名单,但不知是何原因一直都开着。

对此,高飞对记者回应称:“三环东桥下的沙场是先有砂场后有桥,这 些 砂 场 都 是 具 备 合 法 经 营 资 质的。”他同时反问记者:“规定里有说不允许在大桥旁边建砂场吗?”他表示,船只能不能停靠岸边不属于水务局管,应该是海事局来管理;我们也曾经给海事局发过函要求整改,但海事局并未对500米内停靠船只提出异议。

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坦言,这些非法的采砂砂场一般都有自己的非法采砂船队,为了节约成本,有的非法砂场的采砂船干脆就在离江坝近的地方直接“抽砂”,眼看着江坝一天一天往里面塌陷。

“曾经有一些非法采砂船违规作业,把国家电缆给挖出来了,后来人跑了。”庄兆清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正规砂场的采砂船都有定位和监控,对于采砂范围和作业都有很严格的规定,非法采砂船就完全没有这些约束。

值得注意的是,在三环东江桥旁边有几个砂场,当地采砂行业多位人士称,其中一些是没有手续的非法砂场。记者远远就可以看见桥两侧连绵起伏的“砂山”,来到桥墩下能够清晰看到,最近的砂场几乎是依桥而立,相距不足50米,且砂场之间间隔仅仅几十米之遥,一些砂堆已经堆得比桥都高,桥上来往的汽车穿梭而过。

这仅仅是遍布在松花江两岸“黑砂场”的一个缩影。正值午后,记者坐着快艇从公园顺着松花江一路驶来,和美丽的松花江江景相呼应的是江岸两边随处可见的大型砂场,远远望去像一个个“补丁”。一位当地人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这里黑砂场已经存在好多年。

7月9日下午,位于道外区东大坝与港务局第三作业区之间的江堤上的砂场里,几辆吊车正在沙堆和装满沙石的船舶上来回作业,前面不远处位于阿什河口边的一处砂场,工人也正在堆积成山的沙堆旁忙碌着,从船上远远望去,本来应该是200米的河口已经缩减到20多米宽。

他告诉记者,目前违法采砂的黑砂场非常猖獗,保守估计40%以上都是没有手续的非法企业,基本上只要有关系就能干。

一位正规砂场负责人向记者出示了多份政府签发的文件,上面关于治理河道采砂的部分被清晰标注。他对记者坦言,实际上目前松花江采砂乱象根本上就是政府监管不力造成的。审批和监管都是水务局一家说了算,只要人家有关系都能开(砂场),根本没人管,协会带着我们反映了好多次,根本一点也不起作用。这几年年年下文件,年年说清查,但是最后都是走过场,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2002年政府明令清理的“黑砂场”在松花江畔“死灰复燃”,在没有任何许可手续的情况下,一干就是几年。《经济参考报》近日在黑龙江哈尔滨市调研发现,哈尔滨松花江两岸存在大量非法采砂砂场,给河道安全和环境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在一个被当地人称为“充填站”的地方,记者看到一处没有任何手续的黑砂场上,三四辆运砂车正在把装好的砂石往外运,而这个砂场的所在地,竟然是隶属省水利厅的“黑龙江省水利冲填工程处”的一处河坝空地上。“这就是在水利部门自己的院子里开的黑砂场啊,已经干了5年,我们已经向水务部门反映过很多次,但是根本没有人管。”哈尔滨采砂协会会长庄兆清在接受《经济参考报》采访时说。

长三角循环经济技术研究院院长杜欢政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非法采砂如果不得到很好的管控,还会破坏河道堤防,破坏水环境及其生态平衡,给河道安全、汛期防洪埋下严重隐患,超载运输砂石的车辆还严重损坏道路。不仅如此,由于采砂洗砂形成的污泥还会抬高河床,一些洗砂污水经过长时间沉淀累积形成的淤泥还会侵蚀掉原有的河床,一旦汛期来临将严重威胁安全,此外制砂污水直接流入河道,还会形成河道淤积,对行洪安全造成很大的影响。

杜欢政建议,一方面,主管政府部门应该重新制定规划,对一些不应该设置砂场的地区砂场进行强制搬迁。第二,应该设立独立于水务局的监管部门,并且公开接受社会举报和监督,及时向社会发布整改信息。第三、目前对于非法采砂的处罚仅仅是罚款,应该加重处罚力度,一旦发现非法采砂砂场要立即关停,并且将砂场治理和主管部门领导政绩挂钩,真正还给松花江一个美丽环境。

“砂场手续是一年一审批的,明明知道存在巨大安全隐患,大桥已经建成后为何还要给这些砂场审批手续,另外三家非法砂场根本没有审批手续,为何无人来查处?”对于水务局的上述解释,哈尔滨采砂协会多家会员单位负责人并不认同,并提出这样的质疑。

令人担忧的是,今年以来,在三环东江桥下聚集的大量采砂砂场一直在不断地挖砂、泊船,船舶在离桥很近的区域内频繁掉头、编队、停靠、采砂作业等,给三环东江桥造成重大安全隐患。“几辆车超载都能造成阳明滩大桥的坍塌,何况是几百上千吨的船舶,如果发生碰撞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庄兆清告诉记者,协会一直都在向水务局主管部门反映这个情况,但并未得到重视。

《经济参考报》记者随后到哈尔滨市水务局进行采访,针对记者询问“道外区东大坝与港务局第三作业区之间的江堤上的砂场是否具备合法手续”的问题,哈尔滨水务局河道堤防管理处副处长高飞表示:“这个地方我们调查过了,不在清理范围的,他的土地证的范围在港区管理,港区的砂场水务部门没有介入监管。”而记者手中掌握的一份哈尔滨水务局盖章文件中,里面曾明确写到,“这里是未 经 行 政 部 门 审 批 的 , 并 要 求 清理。”

记者问道,“这些砂场采砂、作业会不会对环境产生不利影响?”高飞摇摇头表示:“不会对环境产生不利。”

杜欢政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松花江江畔砂场乱象根本上是政府对采砂缺乏一个合理的规划,加上执法部门没有严格执法,所以才造成黑砂场可以正大光明地经营,明目张胆地破坏环境。加上当地水务部门“事前审批和事后监管”集合于一身,这样本身就给权力寻租带来巨大空间。

《中华人民共和国黑龙江水系航行规则》第三十七条(三)中规定,桥孔上下游500米以内不准对驶、追越、锚泊、打捞、编队及其他违章作业。记者了解到,多位群众也根据上述规定向主管部门进行多次举报。

巨大利益无疑是造成松花江采砂乱象的背后“推手”。庄兆清对记者坦言,和正规的砂场相比,非法采砂砂场不需要缴纳各种资源税费,加上他们不会考虑环境和河道安全,会选择一些采砂成本低的江边采砂作业。目前基本上正规砂场采砂成本大约在19元/立方米,非法采砂砂场的成本只有6元/立方米,如此巨大的价差和利润,导致非法采砂砂场越来越多,恶性循环愈演愈烈。

一路走来,记者清晰地看到,因为没有合理规划和缺乏监管,很多砂场分布密集的区域行洪滩被大量占用,严重威胁防洪安全,许多砂场在江堤上堆起五六米的砂堆,防洪大堤不堪重负,因为来往的运砂车过于频繁,正在修建的景观大道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坑洼,因为下了雨,道路非常崎岖。

和高飞说法截然相反的是,采砂协会向记者提供的一份哈尔滨市人大法制委员会编制的《哈尔滨市河道管理条例》第四章第三十一条明确规定:铁路桥及国家级公路桥、引道及防护工程上下游各500米内;一般公路桥、引道及防护工程上下游各200米内均不得采砂。